1. 四川完成大涼山稀土礦山基本完成環境綜合治理

        寫作時間:2019-09-18 瀏覽次數:
        冕寧縣犛牛坪稀土礦是我國大、四川大輕稀土資源基地。近日,涼山傳來好消息,冕寧縣犛牛坪稀土礦、會東鉛鋅礦等5家申報參加2019年度綠色礦山遴選的礦山企業通過了專家組

        “綠色礦山”有望再添川籍新成員。近日,涼山傳來好消息,冕寧縣犛牛坪稀土礦、會東鉛鋅礦等5家申報參加2019年度綠色礦山遴選的礦山企業通過了專家組初步評估。

        近日,冕寧犛牛坪稀土礦,露天開採井然有序

        冕寧縣犛牛坪稀土礦是我國大、四川大輕稀土資源基地。曾經,這裏是四川的“淘金”之地,伴隨上世紀90年代的稀土熱潮,犛牛坪一度成爲無序開採的典型代表。如今,通過10餘年的礦山環境綜合治理,犛牛坪的開採秩序得到了恢復,礦山環境大爲改善。

        犛牛坪是如何“變身”的?近日,記者進行了走訪。

        A 過去

        上百家小作坊私挖濫採,致環境污染

        說起犛牛坪的礦山污染,冕寧縣森榮鄉犛牛村2組村民胡正光記憶猶新。犛牛坪礦山的核心資源區在犛牛村,該村也是整個犛牛坪環境破壞嚴重的區域。

        2013年7月17日,犛牛坪稀土礦區遭遇冕寧縣自1957年有氣象記錄以來降雨,山洪泥石流沖走了犛牛坪稀土礦區荒渣10多萬噸。“這些礦渣衝到河裏再漫到岸上,河流兩邊的農田都污染了。”冕寧縣相關負責人回憶。

        胡正光見證了犛牛坪礦山從發現到開發的全過程。“瘋狂的時候,家家戶戶都開礦,提個編織袋拿着鐵鍬開幹。”

        森榮鄉馬廠村42歲的村民吉胡谷瓦莫住在村裏小河邊,她家的稻田也遭受污染,“之前水稻畝產能達到700公斤,污染嚴重的時候幾乎顆粒無收。”

        採富棄貧、土法淘洗、無證開採,不僅造成犛牛坪礦山一片混亂,更導致資源浪費、環境污染。1998年,犛牛坪採選企業一度達到100多家,且大多數爲小作坊。1998年2006年,由於犛牛坪稀土礦沒有統一規劃,對礦區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,礦區上遊形成大型採坑10處、棄渣堆26處,泥石流隱患加劇,對下遊的犛牛村、馬廠村1095人的生命財產造成威脅。

        同時,所有稀土選礦企業的尾礦處理不規範,安全隱患和環境污染日益嚴重,使整個犛牛坪陷入了“資源拿走、污染留下,財富拿走、貧困留下”的困境。

        B 治理

        稀土資源開採拉開整合大幕,6.8億元治理環境欠賬

        如何讓犛牛坪走出困境?治理礦山環境要從整合礦產企業開始。

        2006年2007年,國家發改委、原國土資源部對稀土開採提出了新要求。一方面,對稀土礦產品和冶煉分離產品生產實行指令性計劃;另一方面,提出徹底改變礦山企業“小、散、亂、弱”局面,實現“一個礦山、一個礦權、一個洗選廠、一個尾礦庫、一套精深加工鏈”五大體系。

        在此背景下,犛牛坪礦產資源開採也拉開了整合大幕。礦產品生產和礦石開採均被控制,犛牛坪上百家稀土小作坊逐漸退出歷史舞臺。

        2008年3月,冕寧縣推出稀土產業準入清單,從準入企業範圍、工商註冊要求、投資要求、產業要求、入股要求等9個方面提出明確要求。當年6月19日,江西銅業集團公司與四川蜀裕礦業投資有限公司、冕寧縣投資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共同出資15億元,組建四川江銅稀土有限責任公司(以下簡稱“四川江銅稀土”),競標獲得犛牛坪稀土礦區的開發權,開始對犛牛坪礦區進行資源整合、環境污染治理和科學開發。

        “我們剛接手時,礦區可以用千瘡百孔來形容。”四川江銅稀土礦山管理部主任程世虎說,公司委託專業機構對犛牛坪礦區的地質災害進行了全面調查評估,共發現礦區地質災害點23處。問題排查發現後,四川江銅稀土分段分類開展治理工作,共投入6.8億元專項資金,治理礦區歷史地質災害和環境隱患。截目前,犛牛坪礦山環境基本得到了恢復。

        C 如今

        科技支撐,爲礦山綠色發展保駕護航

        犛牛坪稀土礦用了10餘年時間,初步恢復了礦山環境。作爲我省的稀土礦山,它如何在保證產量的同時,走可持續綠色發展之路?

        近日,記者來到犛牛坪礦山,道路兩邊綠茵叢生。在採礦區,露天的礦山被一層層整齊開挖,灑水車來回穿梭,早已不見滾滾煙塵。四川江銅稀土副總經理彭敏文介紹,礦區內已經形成規範的運輸系統和排土場,建成了礦區清污分流系統。在採礦方面,礦區引進了礦業三維可視化軟件,實現了礦山資源可視化動態管理,較傳統人工現場資源管理提高工作效率75%,減小作業量60%。

        “我們還建成了犛牛坪稀土礦資源綜合利用採選工程,這項工程曾被列爲四川省56個重大產業項目之一。”彭敏文介紹,該項目使選礦回收率達到國內先進水平,有效降低了能源消耗,節約採剝成本超過10%。

        在礦區的選礦廠,還有一個全流程監控平臺——礦石從開挖到加工成精礦的全流程都被記錄下來,隨時可以調取查看。“如果生產不規範,我們都能及時發現。”彭敏文說。

        據瞭解,目前,四川江銅稀土採選工程數字化平臺正在調試中,未來礦山基礎數據數字化覆蓋率將達到,信息化系統覆蓋率將達到90%以上。

        本文由石頭破碎機設備廠家提供 http://www.shitouposuijishebe.com

        本文標籤: